当前位置:鑫福泰科技历史韩琦和富弼均于仁宗时期入仕,那他们的关系为何会恶化?
韩琦和富弼均于仁宗时期入仕,那他们的关系为何会恶化?
2022-12-17

就北宋政坛上的地位和影响力而言,韩琦、富弼二人地位极高。二人都参与庆历新政,同为君子党,其后又都反对王安石变法,那么这二人关系如何呢?为何后期关系会恶化呢?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据史料记载,富、韩之间的这份友谊和默契至少持续到嘉祐初年二人已身跻高位、掌握中枢政柄之时。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载:“弼初与韩琦同在二府,左提右挈,图致太平,天下谓之‘韩、富’。”

“二府”指中书门下(东府)和枢密院(西府),为北宋最高行政机关和军事机关。从嘉祐元年八月到嘉祐三年六月,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富弼和韩琦分掌中书和枢密院的政柄,位高权重,为各方所瞩目。两人的勠力同心、密切配合在某种程度上虽然打破了“国朝”中书、枢密互相制衡的祖宗家法,却让忠义之士欣喜地看到通向理想政治的可能路径。

然而不少材料记载,没过几年,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。

韩琦和富弼均于仁宗天圣年间入仕,韩琦稍早一些。韩琦为天圣五年进士科榜眼,韩琦本传记载当时情景,“方唱名,太史奏日下五色云见,左右皆贺”。富弼入天圣八年制科“茂材异等”,而在中制科前,富弼因范仲淹的揄扬已有“王佐”之誉,并被名臣晏殊招为女婿。

入仕后,二人的表现也丝毫没有让人失望。富弼历授将作监丞、直集贤院、知谏院等职。庆历二年,以报聘使的身份出使辽国,以折冲樽俎之术成功挫败了辽国索地的图谋,缓和了宋、辽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局势,捍卫了国家主权和尊严。翌年八月,年方不惑的富弼拜枢密副使,从此进入执政圈子。

韩琦历任将作监丞、直集贤院、开封府推官、三司度支判官、右司谏等职。宝元元年三月,政坛“小辣椒”韩琦连上十来份札子,参劾宰相王随、陈尧佐和参知政事韩亿、石中立因循苟且、尸位素餐,于是四人皆被罢免,一时轰动朝野,声名大噪。此后不久,韩琦受皇命巡抚地方,上马治军,下马治民。

在经略西北、与西夏对峙期间,韩琦磨砺了才干,也提升了声望,史书称:“琦与范仲淹在兵间久,名重一时,人心归之,朝廷倚以为重,故天下称为‘韩、范’。”要知道,韩琦小范仲淹差不多二十岁,此时竟然与仲淹齐名,“后浪”的劲头真的很猛。至于这一时期富、韩二人的个人交往情况如何,史书上没有明确的记载,我们只能脑补。不过,同为政坛新秀的他们一定是惺惺相惜的,更何况二人之间还有范仲淹这样一个共同的纽带。

庆历三年四月,韩琦与范仲淹一同奉调回京,同拜枢密副使。数月后,范仲淹更是被仁宗任命为参知政事,由此开启了仁宗朝政治改革的新篇章。此时的富弼和韩琦,经过多年的中外历练,已褪去了当年初入政坛的青涩,积累了相当的政治资本和政治自信,正是年富力强、思欲有为之时,于是成为范仲淹推动新政最得力的助手。

当此之时,“琦与范仲淹、富弼皆以海内人望,同时登用,中外跂想其勋业”。石介更是情不自禁地写下《庆历圣德颂》,为君子道长、小人道消而欢呼雀跃。然而,君子们低估了小人的能量,也高估了皇帝支持改革的决心,最终,轰轰烈烈持续一年多的新政在小人的阻挠和谗毁中被迫搁浅,范仲淹、富弼、韩琦、欧阳修这几位改革干将先后被免职外放。

从此,富弼和韩琦这一对好兄弟挥手道别,开启了长达十年的外官生涯。二人虽经新政的挫顿,仍不改实干派的本色,坚持为政一方造福一方。富弼安抚流民,赈恤孤弱,在知青州任内活饥民五十余万。韩琦修明军政,教习士卒,将定州驻军训练成一支天下闻名的雄师劲旅。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